墨灯

三分钟热度

  究竟什么才能持久地吸引住洛天依的注意呢?热衷一件事仿佛对她来说比喝水简单,比呼吸都自然。她有过那么多的爱好,这屋子里随处可见她曾经热切的残留物。

  洛天依喜欢一件事的时候,其他所有的事物不过都是陪衬,正如原野上盛开着无数的花,每朵花都是无比炽烈张扬地美着,但是她喜欢上了一片绿叶,这原野上的所有花都会在瞬间枯败,独留那叶子青得灼人眼。

  可是这喜欢来的快,去也匆匆,有时那份喜爱不过只在心头浮现,便倏而消逝,连留下曾经存在的物件都没有过。

  天依的弟弟洛亦天无奈地问自家永远三分钟热度的姐姐:“你是怎么做到喜欢一件事最长超不过三天的?”而他亲爱的姐姐从他手里拿过食品袋:“亦天,我觉得你可能对我有误解,我明明有喜欢了很久的事情嘛。”好吧,确实有,亦天沉默着想,十年如一日地喜欢吃。

  “喜欢是很费力气的事情啊。”洛亦天愣了一下,意识到这是姐姐在回答自己的问题,“他们说喜欢要热烈一点,可我喜欢上什么事情时,投入的力气太多,到后来维持这份喜欢就太累了。我是很讨厌麻烦的人,与其很累地努力让自己保持热情,不如直接放弃掉算了。”天依嘴里还塞着小笼包,说话有些不清晰,亦天却还是清楚地理解了她的意思。

  不过……

  “我记得今天没做包子啊?”姐姐吃的包子是哪来的?不过虽然这么问着,洛亦天心里还是有一个模糊的猜想。“啊?包子吗?摩柯来了啊,他还在厨房做饭呢,摩柯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啊。”

  果然是他,亦天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之后默默揉了揉天依的头发转身去了厨房。徴羽摩柯正在忙碌,见他进来连个眼神都没给。

  “果然你就是喜欢我姐吧。”摩柯拿过一个盘子:“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早有多早?从你还是我们邻居的时候吗?”亦天语气不善“大概是吧。”摩柯回答着话,手上盛菜的动作却没停。

  说实话,洛亦天和洛天依对摩柯的初始印象不大好,摩柯作为真实存在并且就在隔壁的真.聪明.成绩好.智商高.别人家孩子,着实给了洛天依和洛亦天不小的困扰。不过天依性格温和,从来没在乎过,可亦天冷着脸默默地记着就等哪天能报复回来。

  “你觉得我姐姐喜欢你吗?”摩柯动作顿了一下:“我以为你知道天依答应我告白的事了。你知道她从来不说谎。”

  什!么!时!候!亦天差点拿过一旁的刀恁死面前的人,不过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天依说不定是怕你难受,心软答应的,况且她向来三分钟热度,指不定哪天就腻了。”

  徴羽摩柯不想理他,但不得不说亦天戳中了他的心事。他并不怕天依是因为顾及他们多年情谊才勉强答应他,这么久了摩柯清楚天依的性格,亦天也清楚,这么说不过刺激他而已。关键是天依真的喜欢什么都不长久,他能从亦天那里听出隐含的担忧,亦天不希望他们中哪一个难受。

  直到上桌吃饭,摩柯心神都是恍惚的。洛天依迷茫地看他一眼,直接喂过去一筷子菜,“怎么?”摩柯回神笑着吃下菜:“没事。”“明明有事嘛”天依不满地嘟囔一句,却小心地不再问。“对了,天依,你有没有喜欢了很久很久都没有放弃的东西?”摩柯假装不在意地问。随即又被自己蠢笑了,天依喜欢很久不放弃的就是吃嘛,自己虽然没有那样的地位,想一下还是可——“有啊,我喜欢你这么久。”天依给旁边的亦天顺手夹了菜。

  摩柯惊愕地睁大了双眼,然后轻轻笑了:“这下谁能说你三分钟热度啊。”依旧不明白摩柯今天怎么这么奇怪的天依抬头给了摩柯一个微笑。

  一旁被当成背景板的亦天:……让我离开这个发狗粮的地方,好气哦,单身狗也有人权。

纪念日

        今天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洛天依这样想着,可是她记不清这是什么日子了。平时看书学习引以为傲的记忆力在她的日常生活里是不起任何作用的,也许以前她的记忆力广泛于各方面,但是现在退化得厉害——至少在生活方面。
        天依打定主意要想起一些什么来证明一下自己的记忆力,或者锻炼一下也是好的。她窝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冒着热气的奶茶努力思考着。
        但是鸽子的声音打扰了她,她歪过头和那只小小的飞行家对视,这是摩柯养了很久的伙伴。它的眼睛很漂亮,这样的对视让天依有片刻的眩晕。
        摩柯对她说过什么来着?关于鸽眼的?她又记不清了,不过没关系,只要她想听,摩柯肯定会讲给她听的,不厌其烦。
        想到摩柯,天依有点羞恼地偏过头,掩饰性地喝了一口奶茶。
        奶茶很好喝。作为奶茶暂时的居所的蓝色陶瓷杯也——很好看,这是摩柯买给天依的,选择的理由很简单:这是你的颜色,你的象征……属于你的天依蓝。摩柯的话其实藏着不昭而宣的后半句,属于你的……我。
        可是天依仍然不觉得这是她的颜色,换句话说,她看见这个杯子的时候脑子里只会有摩柯的眼睛,蓝色的,温柔的,并且总是包容的。
        钥匙转动的声音,是摩柯回来了吧?
        天依跳下沙发扑进摩柯的怀里:“摩柯摩柯,我感觉今天很重要……可是我记不清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徴羽摩柯,洛天依见过亲友团的男朋友,专业饲养吃货二十年的饲养员,无奈地甩开电脑包,为了腾出手抱着怀里的、他的珍宝:“今天?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啊,不过过两天就是我对你一见钟情告白的日子了。”一眼不过不到一秒的时间,让他彻底沦陷。
      “哦……我饿了。”天依对摩柯眨眨眼,摩柯笑着亲了亲她的脸,去了厨房。
         原地的天依摸了下微红的脸:记起来了啊……今天明明也是一见钟情的纪念日……不过,是女孩对男孩的。

双蓝纪事

洛天依说出自己想要旅行的时候原本以为摩柯会要求陪着她,没想到那个死宅竟然什么都没表示。天依一个人气鼓鼓地收拾好了行李,一个人去了机场,一个人上了飞机,期间她的竹马——那个以前明明很宠她的技术宅,一次问候都没有给她!
“是因为我弄坏他的电脑被讨厌了吗……”心里的愧疚和委屈混杂在一起,如同酸柠檬,喉咙里哽得难受,“哼,混蛋摩柯…我道歉了啊……为什么还生气呢……为什…为什么不理我啊?”天依突然就不想旅行了,她想回去再道个歉,跟摩柯撒撒娇……而不是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拖着箱子漫无目的地游逛。
然而飞机仍然在它的航道上飞行,并终将到达。
刚下飞机,天依闷闷地拖着行李,突然有人抱住了她,她惊惶地挣脱,却发现眼前是带着宠溺微笑的摩柯“笨蛋啊,出门不带我你会丢的。”摩柯看着脸上明显带着迷茫的少女,他等了十几年才抱回来的人,要是被人盯上拐走了怎么办!!刚刚他可是注意到了那些想上来给这个吃货献殷勤的混蛋!
“旅店找好了,计划做好了,小吃美食也弄清楚哪里的最地道了……”摩柯有点紧张,他不知道天依会不会因为他打扰了她的旅行而生气。
他觉得自己肯定会被记恨的,可是他受不了和她分开这么久,青梅竹马太过长久的陪伴惯坏了他……他只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摩柯觉得自己肯定会被骂的,可事实上——微笑的少女对面前的少年说:“怎么都行,只要你陪着我,和我一起。”